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专题专辑 > 文明城市创建

甘做大山深处的“野人”

发布日期: 2021- 03- 22 14: 34 浏览次数:

 他是一名普通党员,却成为16万亩原始森林护林队伍的“领头羊”,他只有小学文化,却对马头山原始森林地貌特征、林相道路、动植物名称了如指掌,是众多林科院研究生、国内外专家学者口中的“硕导”。他就是“全国优秀护林员”、“ 全省劳动模范”、“中国好人”,资溪县马头山林场护林员吴可生。

深山的“守护神”

   马头山林场山林面积16.4万亩,省界长达130多公里,县界110公里,邻省邻市的人上山仅要半个小时,林场护林员到达边界则要走上半天的山路,护林形势非常复杂,护林的艰辛可想而知。

    2001年,吴可生由于工作出色,被提拔为鸡角叉护林站站长。当时,马头山林场尚未被评定为保护区,许多名贵的林木被盗伐。考虑到护林站只有4名工作人员,吴可生决定,除留下一人看守林站外,其他三人组成一支巡山小组。为打击和制止盗伐林木的行为,吴可生带领巡山小组每天早饭后出发,自带干粮,每天巡山40多公里,不到日落不回护林站。

      有一次,吴可生带领两名护林员在离福建光泽边界5公里处巡查时发现8名盗伐者正准备非法砍伐,吴可生立即喝令制止。盗伐者见只有吴可生等三名护林员,又仗着自己是外县的,没有把吴可生的话当回事,并说:“我们砍的是光泽县的林木,你们根本管不着。”吴可生随即打开随身携带的山界地图,证明盗伐者砍伐的地带属于资溪地界,顿时,盗伐者面面相觑无话可说。为首的盗伐者恶狠狠地说:“我们今天就砍,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吴可生警告道:“只要有我们在,你们休想砍下一根林木!”但盗伐者置之不理,拿起斧头准备接着砍。

     “不许动!”吴可生大喝一声,从腰间抽出大功率对讲机大声说道:“姜连长,我是吴可生,我们发现8名盗伐者,我在你们东北两公里方向,请火速赶来!”盗伐者一听,吓得拔腿就跑。吴可生告诉记者,其实那一次民兵姜连长并没有参与巡山。

还有一次,几位贵溪流入的村民偷伐林木被吴可生发现了,吴可生毫不留情的把他们拦下来。一个村民见到只有吴可生一人,先是百般要求吴可生手下留情,放他们一马,定有酬谢,说:吴可生,你何苦拿着400元的工资要那么认真,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吴可生义正词严地说:“我只有管林的权力,没有让人砍林的权力!”那位村民猛然举起砍刀,气汹汹说:“你让不让?!”吴可生毫不畏惧:“你们想砍木头,除非从我身上踩过去!”几位村民被吴可生的凛然正气所威慑,放下砍刀灰溜溜走了。从此,吴可生成了深山的“守护神”。多年来,吴可生为林场挽回直接经济损失200多万元,呵护片片青山。

渊博的“活地图”

     吴可生除要完成护林的本职工作外,还肩负着一项光荣的使命,就是给来投资的客商及搞动植物研究的国内外专家做向导。

2003年,马头山林区获批为省级自然保护区,2008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保护区后,来考察的各类学者、专家不断,当了十多年护林员的吴可生成为向导的不二人选。每当接到重任,哪怕是休息日,吴可生都二话不说,甚至都来不及给家人打个招呼,就立即出发。他无数次带着专家学者翻山越岭、水涉河,走遍了保护区的峰峦山谷、犄角旮旯。时间长了,次数多了,一些专家学者会自己私下联系吴可生做向导,吴可生都尽量满足客人们的要求。做向导时,吴可生“一心二用”,“这是天门冬,可以入药,还可以泡酒喝,具有活血的功效。”“这是蛛网萼,绣球科,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濒临灭绝,全省就这里有。”好学的吴可生在带路的过程中,从专家、学者们身上学到了许多动植物学知识,能讲出保护区700多种植物的名称及特点。

2004年,他多次带领国内外专家深入保护区,对华南虎野化放归资溪做资源调查,为最终确定华南虎野化放归资溪马头山自然保护区做出了不小贡献。2007年,两院院士、复旦大学教授陈家宽到马头山考察评审保护区晋升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主动请吴可生带他的两名研究生。到目前,吴可生带过的研究生不下百名,对于自己的“硕导”经历,吴可生颇为自豪。今年暑假,他又带着几批来自上海、天津、南昌等地高校的研究生。

一些客商要到马头山原始森林考察,吴可生凭着对大山的执着和热爱都会主动请缨当向导。2003610日,海南客商李启明一行9人来考察旅游项目,由吴可生带队。当日下午3时许,客商李启明突然发高烧,吴可生只好搀扶着他前行。下午4时许,大家走进危家坑大峡谷,突然暴雨倾盆。凭着对大山的深刻地感悟和地形的准确判断,吴可生敏感预知到巨大危险,“大家赶快走,可能会有山洪暴发!”吴可生大声喊道。几分钟后,一米多高的山洪汹涌而至。吴可生果断背起180多斤的李启明将其转移到安全地带。接着,吴可生又发现有两人已被困在山洪中,情况万分危急。吴可生不顾安危,扑进山洪中,最终将两人救出。直到下午6时许,才全部安全走出了大峡谷。事后,客商李启明十分感动,果断投资10亿元开发大觉山旅游景区。

在巡山途中救人的事也有很多,20025月一个深夜,附近一名农民吴银水上山捉野味,爬山时被一块倒下来大石砸到肚子上,肠子都砸出来了,被石头压在身上动弹不得,在山上一直痛苦的呻吟。吴可生巡山时听到他的叫喊声,赶快和同事一起搬开压在他身上的大石,用木棒和衣服做成简易的担架,在深山中摸黑扛着受伤的村民跌跌撞撞地走了十多里山路,送到护林站再用救护车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到县医院已是深夜一点钟,医生说再晚就没有救了。

执著的“野人”

护林的这些年,吴可生每年都要穿破七八双解放鞋和四五件迷彩服,光摩托车就骑坏了四辆,但他十分享受这份工作带来的乐趣。他认为,马头山自然保护区每一处都是一道风景,这里处处有流水声、鸟声,还时不时可以看到瀑布,身处深山,自己并不寂寞。吴可生告诉记者,在深山里工作,必须学会与各种毒虫、蜘蛛网、毒蛇、大黄蜂、野兽打交道,充满危险,待遇也不高,月收入也才1350元,他的爱人96年下岗后没有了收入,每年还要缴纳一定的养老金。但当一些国内外专家要给当向导的吴可生一些钱作为报酬时,吴可生都婉言谢绝了。

“护林员的工作十分危险,自己能做的就是除每天叮嘱外,在心里默默地为丈夫祈祷,希望他平平安安。”吴可生的妻子张月仙说,丈夫每个月要巡山20多天,有时半个月才回家一趟,几乎每次都是在深夜里,后来她和女儿一见丈夫便调侃道“野人回来了”。 对此,吴可生报以歉疚的微笑,说:“既然我做了护林员,我,甘愿做一名‘野人’。”


来源: 资溪县文明办